律师在线:

15617811114

公司法文集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控告书|郑州市专业公司法律师

发布时间:2018-09-15
点击量:

控告书

 

控告人:闫X,男,汉族,1962年X月XX日生,河南省XX县XX乡XX村XXX村。原系河南XX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雇员。

被控告人:河南XX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注册地址:郑州市翠竹街1号XX幢X单元1-8层XX号(企业经营异常、现已不知去向)

被控告人:叶XX,系XX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约50岁,河南省杞县人,在郑州市中原区西湖春天5#楼11层,电话:1553839XXXX。

被控告人:杨XX,男,1974年X月XX日生,汉族,住河南省X县XX镇XX村二组,身份证号码41022119740XXXXX72,系XX公司实际控制人。电话:13203XXXXX8.15638XXXX70.136769XXXXX.

被控告人:刘XX,女,约50岁左右,系XX公司股东、监事,住郑州,其他信息不详。

被控告人:赵XX,男,约50岁左右,系XX公司股东,住郑州,其他信息不详。

控告事由:

1、对被控告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行为立案侦查,并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2、责令被控告人按照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豫01民终XXXX号民事判决书,向控告人支付赔偿款315504.XX元,诉讼费6033元。

 

事实与理由:

2015年8月XX日,控告人在为XX公司提供劳务过程中因工受伤。经送医治疗出院后,被鉴定为七级伤残等。经一审、二审法院审理,终审判决由第三人丁XX向控告人赔偿损失315504.86元,XX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终审判决于2017年9月15日生效。判决生效后,丁XX、XX公司均不履行生效判决规定的法定义务。控告人于2017年10月XX日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丁XX、XX公司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执行过程中,丁XX、XX公司均未履行任何款项。其中,XX公司未依法向履行法院提供财产报告等义务,且于2018年4月XX日取得债权300万元,故意隐瞒未向法院报告该信息,亦未应控告人要求予以给付任何款项。丁XX向法院递交到期债权10万元,但由于该债权的债务人杨XX不配合,未能实际履行交付,现丁XX已对该债权申请太康县法院强制执行中。

控告人认为XX公司系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有能力执行而实施了相关法律规定的“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财产情况”、“伪造、毁灭有关被执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财产情况,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的。”的行为。且拒不执行支付的标的性质为“抚恤金、医疗费用”判决,属于依法可以从重处罚的情节。应当按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叶XX系XX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股东,是卓泰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杨XX系卓泰公司实际控制人,是XX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刘XX系XX公司股东、监事,是XX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赵XX系XX公司股东,是XX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控告人为证明上述事实,提供证据如下:

一、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民事判决书、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证明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各一份。

证明:1、XX公司应向控告人支付赔偿款315504.86元,诉讼费6033元。2、该赔偿款系人身损害赔偿款,包含抚恤金283346.36元、医疗费用31418.5元,及其他相关费用6773元。3、被控告人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

二、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立案通知书一份。证明:控告人针对被控告人XX公司提供劳务受害一案已于2017年10月17日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目前该案正在执行程序。

三、太康县人民法院调解书一份,系丁XX于2018年1月4日向法院提供其对XXX到期债权10万元。证明:1、杨XX曾去法院签署过协助履行通知书,载明其愿意将该10万元债务通过法院直接向控告人支付。2、关于该案件执行情况法院对其进行了告知,对其代表XX公司进行了告知,应当视为对XX公司进行了有效的告知、送达。XX公司未履行财产报告义务、伪造、毁灭相关重要证据、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等违法行为,系存在故意,应当属于故意违法、犯罪。

三、南阳中级人民法院调解书、银行转账凭证,各一份。证明:1、XX公司依据该调解书于2018年4月XX日取得债权收入300万元,XX公司并未向法院报告才财产,亦未向控告人履行。2、该300万元依约定汇至杨XX账户,且在该协议履行中,杨XX与叶XX、赵XX、刘XX曾多次因分配问题发生争执,其四人均实际参与其中,未向法院报告该300万元款项,其四人主观上均系故意。3、XX公司未出庭应诉,有关诉讼程序系法院通过公告向XX公司送达,XX公司已实施恶意逃避到期债务、躲避债务行为,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叶XX、股东/监事刘XX、股东赵XX实际控制人杨XX,均系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四、通话记录一份,系2018年3月14日控告人律师与叶XX通话,要求其代表XX公司履行本案执行义务。谈话间叶XX明确表示:“我和股东们已经把卓泰公司转让给杨XX了,我们之间签订的有协议,有什么问题你们直接找杨XX解决,找我没用,与我无关……”。证明:叶XX、刘XX、赵XX上述行为涉嫌系“伪造、毁灭有关被执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财产情况,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行为。

五、信访文件一份。证明:杨XX于2016年8月XX日前已被南召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人社局、公安局多部门认定为卓泰公司实际控制人,于叶XX一并被追究相关刑事责任,且地位、责任和叶XX同等。

六、河南XX公司证明、企业工商信息查询、民事判决书、公告,各一份。证明:1、XX公司经营异常,丧失履约能力,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叶XX、实际控制人杨XX、股东/监事刘XX、股东赵XX,均系直接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2、XX公司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已于2018年7月2日被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叶XX作为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其明知、应知、已知控告人因工受伤的事实,主导参与了案件的一审、二审。一审审理中,其曾经向控告人协商以出院后赔偿15万元了事,二审判决后曾决策打算以欠丁XX的工程款优先支付控告人的赔偿款,均未果。随后,其明确告知控告人赔偿问题由杨XX直接负责解决。因XX公司承包南阳南召县滨河帝城项目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项目负责人杨XX和法定代表人叶XX均被相关部门追责,相关人士均表示知晓XX公司将该项目承包给了杨XX、XX公司股东将XX公司转让给了杨XX,杨XX系XX公司实际控制人。执行过程中,为了求证该事实,控告人的律师曾于2018年3月14日向叶XX打电话求证该事实,要求叶XX解决本案执行款32万余元问题,叶XX回复称“我和股东们已经把XX公司转让给杨XX了,我们签订的有协议,有什么问题你们直接找杨XX,与我无关……”。XX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叶XX、实际控制人杨XX、股东/监事刘XX、股东赵XX该行为已经涉嫌“伪造、毁灭有关被执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财产情况,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该行为,致使控告人维权无路,造成控告人重大损失。在本案执行过程中,XX公司于2018年4月11日取得的300万元债权,叶XX、刘XX、赵XX、积极参与其中,其与杨XX对该300万元怎么分配,产生争议,僵持了多天。其作为XX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却未向执行法院报告XX公司该300万元债权,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致使控告人遭受重大损失。其作为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参与主导了XX公司涉嫌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杨XX作为XX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明知控告人因工受伤的事实,参与了案件的一审、二审执行,知道裁判结果和执行的事实。在案件二审、执行过程中,控告人得知叶XX、刘XX、赵XX将XX公司交给杨XX负责后,控告人一直向杨XX主张赔偿款。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控告人无数次的向杨XX主张赔偿款,杨XX均明确表示其承受XX公司对闫X的赔偿义务,多次答应先支付部分款项,让控告人把急需的二次手术进行,其他费用辩解应当向丁春节讨要,XX公司不愿意承担责任。但时至今日,XX公司、杨XX未支付任何款项。在案件执行过程中,XX公司于2018年4月11日取得的300万元债权,其积极参与其中,且法院制作的调解书中约定的是将这300万元支付至杨XX个人账户。杨XX曾因为本案的执行事宜,在法院执行局签署过协助履行通知书(被执行人丁春节向法院提供调解书一份,证明丁春节对杨修建有到期债权10万元,配合法院执行)。其对本案执行程序是明知,但其作为XX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作为法院的协助执行人却未向法院报告XX公司取得的该300万元债权,致使控告人遭受重大损失。正是其实施了上述行为,而主导了XX公司涉嫌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其作为XX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责任人,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刘XX作为XX公司监事,未尽到监事的法定责任,导致XX公司未履行财产报告义务,且在执行过程中取得的300万元债权未向法院报告,并参与分配,未向申请人履行,负有责任。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系直接主管人员,应当按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XX公司取得该300万元债权后,进行分红分钱,亦属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

同时,其作为XX公司股东,未经法定程序私自转让公司,造成申请人本案“抚恤费、医疗费”损失超过30万,应当法定责任,应当向申请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赵XX作为XX公司股东,未经法定程序私自转让公司,造成申请人本案“抚恤费、医疗费”损失超过30万,应当法定责任,应当向申请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在XX公司取得该300万元债权后,进行分红分钱,亦属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

鉴于XX公司已经存在上述种种经营异常的事实,XX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叶XX、股东/监事刘XX、股东赵XX将卓泰公司转让给杨XX的事实,XX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法定代表人叶XX、实际控制人杨XX被相关部门追责的事实,XX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事实,XX公司欠付丁XX30万元工程款被判决应当偿还,系通过公告向其送达且未参加诉讼情形。控告人认为在卓泰公司涉嫌的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断、裁定罪中,叶XX系主管人员、直接负责人员,杨XX系主管人员、直接负责人员,刘XX系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赵XX系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均应当依法对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断、裁定罪承担刑事责任。若再不对卓泰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叶XX、实际控制人杨XX、股东/监事刘XX、股东赵XX采取强制措施,XX公司一旦被恶意注销,将给控告人维权带来更大的障碍。

控告人因上述事故造成控告人右腿粉碎性骨、右踝骨骨折折被评为七级伤残,右胳膊严重挫伤。伤后至今近3年,控告人一直无法从事任何工作,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生活全靠女儿接济。因为内固定钢板在控告人右腿内,鉴定机构评定应当在2017年6月前取出,经控告人咨询原治疗医院,该笔费用约需3万元。因XX公司、丁XX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未向控告人支付任何费用,控告人无钱进行手术。近两年来控告人一直走在维权的路上,两年来历经诉讼、执行、调查取证、追要甚至是哀求,被执行人XX公司实际控制人杨XX,其总是一推、再推始终未有任何表示。该案的诉讼费是由控告人女儿借钱缴纳。两年来,因为该案,大小出差十余次,每次出差费用都是临时亲友支助。一审、二审、执行产生的律师费用几万元控告人至今没有能力按约定予以支付,甚至有时出差费用都需靠律师垫付,控告人早已身心俱焚,求助无门。控告人亦无处可以借钱,造成控告人至今内固定手术未进行。经2017年12月分去医院检查,经查,因为骨折处仅愈合了60%,需要尽快进行二次手术,二次手术需要约6万元。该伤害给控告人的身体、精神造成严重的损害。即使完全得到XX公司的赔偿款30余万元也不能完全弥补控告人的损失。但,令人可悲的是,受伤出院至今近三年,控告人未得到任何赔偿款项。内固定取出二次手术早已过了手术期限,但是控告人只能眼睁睁的等待更严重的损害后果来临,因为控告人根本无力再去承担这次手术的费用。因为追要赔偿款,在执行过程中,控告人多次、多天守在、住在杨XX的新工地,等待杨XX给控告人赔偿款,但是得到的回应,永远是再等。控告人现在每天都要面对这挫败的人生,控告人今天的这一切不幸,是因为XX公司一直有意、故意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法定义务,不向控告人支付赔偿款造成的。因为XX公司的拒不履行判决行为,已经造成控告人各项直接损失381750 元,其中赔偿款315504.86元,诉讼费6033元,律师费55213元,差旅费5000元。

 

综上所述,控告人认为XX公司已经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叶XX系XX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杨XX系XX公司实际控制人,二人均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均应当依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刘XX系XX公司监事、股东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直接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应当按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赵XX系XX公司股东,是直接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应当按照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且拒不执行支付的标的性质为“抚恤金、医疗费用”判决,属于依法可以从重处罚的情节。

故控告人特请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查处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依法追究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刑事责任,并责令其向控告人支付相关款项,以维护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控告人:闫X                                                                             

601947779
15617811114
经典案例